用户名:
密 码: 记住密码
当前位置 : 主页>软件技巧>QQ>列表

边缘游戏(四)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08-02-23
第十章

  有个词叫"天妒英才",确实天好象非凡小心眼似的,凡是过于美好的东西,它都要嫉妒的吧.这不,在我和风儿上网最热火朝天最快乐的时候,我竟然被派到陕南出差!MMD,真晦气,这都马上元旦呀,忽然就让走,还一去就俩礼拜!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不带走一个帖子。没有网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日子里,网里只少了一个ID。你知不知道,没有网的滋味,象喝了一杯冰冷的水。想着网的黑眼,想着网的容颜,我反反复复孤枕难眠---心里胡乱念叨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东,我知道自己实在是很想念网。

  在这个陕南小城找一个网吧,就象在上海南京路找一个公厕一样困难,所以当经历千辛万苦终于看到一个小小的"信息茶园Internet"招牌时,我的心竟然怦怦地跳了几下,就好象八年以前躲到角落看到暗恋的蓝裙子女孩忽然迎面走过来一样。

  这也许是世界上速度最慢的一台机子吧,在主机风箱雷达般轰鸣的伴奏中,我聚精会神地盯着下"32bytes/sec"的字样,生怕它会一哆嗦忽然停止工作。不经意间才发现,手中的烟竟然聚成了规模恢弘足有四分之一支烟长的灰,并且在发现它的一瞬间飘然飞落到裤子上。旁边管网吧的小女孩笑咪眯地冲着我笑,咳,这有什么好笑的,没见过对网这么痴情的?网中自有黄金屋,网中自有颜如玉嘛--天,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我曾经严厉批评过的反革命口号呀。

  也许是因为风儿,不,应该说一定是因为风儿,是她改变了我的网络生活,我现在忽然想承认这一点,或者说,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这个问题没有演绎法,因为我原本不相信关于网络感情的任何规律,但是我相信归纳法,那是数学的定理。具体说就是,假如我天天都会想到风儿N次,并且每次都是先想到她才想到网,或者准确表述为因为她而想到网,则当这个N足够大的时候,可以得到结论:我在想念着风儿,并且不需要再加上网络这个掩饰词。

  我说过,网络的真正意义不是连接起了这些计算机,而是计算机后面的人,那么网络里通过物理字节流动着的,也就不仅是信息,还有感情。并且这些感情,忽然而纯真。

  这个社会的节奏就象INTEL芯片的处理速度一样无限加快,于是有一天我们发现可以坐在一台沉默的机子面前完成据说一大部分生活。而事实上有些东西的确是无法替代的,比如说我们内心靠近暖和之需要,这需要只固执地根源于活灵灵的生命个体之间,于是在通过冰冷的计算机如此间接地沟通的时候,我们的心里便疲惫着,柔弱着,开放着,甚至期待着,期待着在这个无限物质化复杂化的时代里找到一点真实而古典的忽然惊喜。

  手中又有一节烟灰飘落下来,我忽然回过了神,慌忙地拍了一下裤子,然后抬起头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风儿。

  我回到网里的第一个瞬间就看到了风儿,看到了风儿的一堆ICQ信息和两封信。

"Hi,土匪,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下山?:)"
"今晚你不来了吗?"
"我下了,再见。"
"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AI还在不在?:)记住上来之后找我。"
"你出什么事了?怎么两天都不见???"
.......

"飞刀:刚下了线,时间其实还早呢,只是在网上觉得很无聊,可下了线,更觉得空荡荡的。坐在这里呆呆地想了半天。其实这样的情景最近出现过很多次了,这让我渐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最终让我下定决心不再欺骗自己---那就是,我发现网上没有你的时候我在想你。

  哎,想起来这真可笑,我连你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况且,我们在网上,只是在玩一个游戏呢。但是,我是真的很爱看你给我编的诗词,甚至连你所有的文字我都以为是在写给我,我总是希望那是写给我的!那些快乐与期愿,是那样的真实,一如现在惶惑的思念的心,真实得让我惧怕……呵,你说我是'疯丫头',我现在写出了这些文字,是不是真的有点'疯'?我是在破坏这个游戏吗?!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吧,求你了……风儿胡言乱语于夜0:00。"

  "飞刀,刚发那封信时,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发了。现在心里似乎不象刚才那么空荡荡的,可是又觉得很紧张,乱七八糟地胡思乱想。我很难受,你收到信后,赶紧给我回信吧,告诉我怎么做。或者,你给我打电话吧......."

  我看着下面那个号码,久久地楞着。我知道,这样的情景在我的潜意识里绝不是意外,甚至这些句子也只象是我内心流出的一点独白,但是当它们真实的到来的时候,我依然久久地沉默着。

  走出网吧,外面已是深夜了。两排明亮的路灯,照亮和守卫着宽广而整洁的街道,街上的车匆匆忙忙地驶过,闪烁的尾灯一路连绵向远方,与路灯以及两旁高楼上五彩跳动的霓虹灯融成一片。在这一片红光中,路边的行人大都不紧不慢,而依偎前行的情侣更是悠闲地溶在这漂亮的夜景中。呵,这个小城的夜,原来是如此浪漫与漂亮。

  走在深夜里这个异乡城市的街头,看着远处一片灯火阑珊,我的脑子里也成了光亮而朦胧的一片。还是想着网,呵,这个网。风儿就是从网里来的,我的脑子里便又回想起最早的(2,13),那个半夜喝咖啡属猫的女孩子,还有'疯丫头'和'匪盗'的对话,一直到那个游戏,那些故意用错的"心""吻",还有不故意写出的诗词,这些东西缓缓地象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跳动,最后却定格为她的那张照片,那个我第一次见就觉得无比熟悉的笑脸……

  我想,其实我也爱上了风儿,我也早就在潜意识里破坏了这个游戏。

  第十一章

  这时,远处不知从那里传来清楚的钟声,然后依稀传来鞭炮声,似乎还有欢呼声。哦,今夜,是新年的钟声。新年到了,地球就这样跨入了本世纪最后一个轮回。 我忽然拿出电话,拨通了风儿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振铃分明在响着,却没有人接。手机开着怎么会没有人接?在上网?没听见?出门没拿电话?我脑子里迅速闪过无数念头,心里也随着嘟嘟声由兴奋逐渐失望起来。

  这时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模糊不清的女音。

  "喂,谁呀?"

  "是我,阿飞。"

  那边传来一声稍微的惊异的:"啊........",然后便是沉默,长久的绝对的沉默,寂静中我只能回味她刚才留给我的唯一一句声音。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而且分明很惺忪,这使她的声音显的很遥远,很朦胧,朦胧到近乎柔弱,使人怜爱的柔弱。哦,怜爱?

"我已经睡了。"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028-86262244-8200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官方网址: west.cn 西部数码.cn
  • CopyRight © 2002~2015 西部数码 版权所有
  • 电话总机:028-86263960 (20线)
  • 400电话: 400-6118-263